快捷搜索:  赌博  as  as  揭秘缅甸  绑架  结婚  美食  缅甸印刷

无处安放和善的故事:从中国“坟场”到缅甸乡村 让OFO有一个爱的归路

脸上抹着“黄泥”(香木粉浆,缅甸自制护肤品)的小男孩骑着自行车经过一座座简陋的土房,镜头拍到他的时候,他咧着嘴笑得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。

蹬着自行车的男孩女孩跟在他身后,“叮铃铃”的声音在缅甸乡村响起,一辆辆印着ofo或mobile的崭新自行车穿行在缅甸农村泥泞的田间土路上,驻足在路边围观的孩子也笑成了一片。

无处安放和善的故事:从中国“坟场”到缅甸乡村 让OFO有一个爱的归路

(图片来源:Brut原色视频 视频截图)

由“Brut原色视频”在微博发布的一条2分30秒的视频里,被抛弃的共享单车一跃千里,成了缅甸贫困学生的代步工具。33岁的缅甸青年企业家Mike Than Tun Win(迈克丹顿温)在今年3月发起了名为Lesswalk(少走路)的运动,用爱心捐赠的方式将单车垃圾的问题变成了缅甸贫困学生的机会,为无处安放的共享单车写下了另一种尾声,引发了许多媒体和网友的关注。

教育是改变贫穷最好的方式,让我们Lesswalk

Mike出生在缅甸,8岁移居新加坡,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商业管理专业毕业后,于2011年带着自己的理想回到了祖国。

回国后,Mike在新加坡、泰国和缅甸成立了多家公司,涉及石化,物流和汽车等多个行业,取得了不错的成绩。

2015年,Mike创立了BOD科技投资公司,希望“通过科技发动企业家精神为当地社区赋能”。

与创立BOD科技投资公司的理念相同,Mike一直希望自己能有机会为他人做点什么。

(Mike Than Tun Win 图片来源:Lesswalk.org官网截图)

2018年6月25日,远在新加坡的Obike开始停止运营并进入清算,大街上、公园里、垃圾场中,处处堆放着的无人问津的自行车为Mike提供了灵感。

一辆共享单车的制造成本可能高达几十到几百美元,但资本市场的一场游戏让城市中的共享单车数量过度饱和,造成严重的单车资源过剩,让Mike觉得非常可惜。

2018年7月,一组以共享单车为拍摄主体的摄影作品“无处安放”席卷网络,赤裸地向人们展示了一片片隐匿在各个城市的单车坟场。

 

(合肥庐阳 一所废弃学校的操场 图片来源:吴国勇《无处安放》视频截图)

幸运的话,那些被堆砌在某个地方的闲置单车能够被回收之后分解重造,进行二次循环利用,否则只能任其生锈破烂。

与此同时,Mike想到了自己在缅甸郊区进行公路旅行时看到的场景。

在缅甸的落后地区,多是泥泞的土路。因为贫穷,无数孩子上不起学。

(图片来源:Lesswalk.org官网截图)

大部分有机会到学校接受教育的孩子也会因家庭贫困,无力购买简单的交通工具,只能每天步行3公里左右去上学。

甚至有些孩子,连伞都买不起,一旦遇到下雨天,只能顶着块塑料制品步行1-3小时去学校。

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调查数据显示,在缅甸,有约55%孩子生活贫困,17岁的青少年中有一半没受过教育或者只接受过很有限的教育。

缅甸5000万人口中,有900万都是学生,但每年都会有很多学生因为距离造成的上学难而选择辍学。

贫困是阻碍他们获取知识的最大原因,而教育却是打破贫穷闭环最有力的途径。

在新加坡,产能过剩给城市清洁造成了巨大负担,在缅甸却有无数人因为贫穷和远距离上学而错失教育的机会。

Mike意识到,如果能买下这些单车并把他们捐给贫困学生,不仅能缓解大城市资源过度浪费问题,还能改善贫困地区孩子上学难的问题,那将会是一件非常值得去做的事。

由此,Mike有了发起Lesswalk项目的想法,期望能向Obike、ofo、摩拜等品牌收购可用的废弃单车,并将其捐赠给缅甸的贫困学生。

 

(Mike在跟工作人员一起清理仓库的二手单车 图片来源:Lesswalk.org官网截图)

学生花在上学路上的时间少了,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学习。只有改变孩子们上学难的情况,缅甸落后地区的辍学率才会下降,人们受教育的普及度才能提高。

从单车坟场到缅甸农村,将一地麻烦变成一地方案

2018年7月,Mike设法与新加坡Obike的清算人员对话,但由于Obike内部用户押金被滥用且未完成退款等一系列问题而受挫。

2019年3月,ofo和摩拜单车关闭全球业务的消息席卷世界主流媒体,Mike得知中国过量供应的自行车可以百万计。

Mike意识到那将是他实现Lesswalk的最佳时机,立即于3月1日通过Facebook、微信、领英等平台发布了求助帖,希望可以与ofo、摩拜或其他与共享单车去处有关的机构获得联系。

 

(来源:Mike的Facebook求助帖截图)

两周后,Mike成功飞往北京,走访了中国的一些单车坟场后,有机会以10美元的价格购买制造成本为几十到几百美元的共享单车,加上物流、翻新、改造等费用,平均一辆单车只需花费35美元即可从荒废的垃圾场到达缅甸贫困学生的手中。

新加坡、澳大利亚、中国……最终Mike通过多方交涉,终于确定了第一个10000辆自行车捐赠计划,并为此设立了专项公益组织Lesswalk。

(来源:Lesswalk.org官网首页截图)

Lesswalk,意为“少走路”。Mikea希望通过共享单车的资源转移,将大城市的麻烦变成缅甸农村学生上学的机会。

Lesswalk的运行要点包括:以低价购买过剩的二手自行车,减少浪费,实现自然资源的再利用;共享过剩或被废弃的自行车;Lesswalk 进口、翻新购买的二手自行车,分发给需要的学生;缩短学生们上学路上的时间,降低学生因“上学难”而辍学的概率,为孩子们创造更多机会专注于教育;捐赠目标是13-18岁,走路超过1-3小时才能到学校的学生。

共享的不只是单车,更是善意

2019年4月底,Mike千辛万苦从Obike购买的全新共享单车装在15个集装箱中抵达缅甸仰光。

2019年6月,车身印着ofo、摩拜、Obike等标志的共享单车一批批抵达仰光,并一批批抵达仰光的孤儿院、学校、修道院的孩子们手中。

(来源:Lesswalk.org官网截图)

6月15 - 16日,Mike和Lesswalk的工作人员一起参观了一所Chin族基督教孤儿院,1所Chin-Karen孤儿院。

孤儿院的工作人员说,在孤儿院的孩子大多需要步行1小时以上上学,其中大多数是孤儿或单亲家庭的孩子。

叫HTET HTET WAI的女孩,4年级的时候父亲便离世了,每天要走很远的路去学校,常常因为还要照顾年纪更小的孩子需要比其他人起得更早。

7年级的SAW SUU LEL每天要花2小时走三公里路程去上学,放学后再走2小时才能回到家。得到Lesswalk的捐赠后,SAW SUU LEL只需要15分钟便能抵达学校。

“不用那么早起床”“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来学习”“可以多和朋友一起玩耍”……说起免费单车带来的改变,原本面带哀伤的男孩脸上顿时绽放出花儿一般的笑容。

 

2019年6月19日,Mike在Lesswalk的官网中记录了他到Hmawbi(仰光省茂比镇)捐赠自行车的一天。

他们到2所公立学校和2所孤儿院进行了捐赠,有些受益的学生需要步行约2小时才能从居住地走到学校,一天往返近4小时。

 

他们中有些家里有生病的父母,有些自幼失去双亲,但无论他们所在的环境多么艰难,无论他们有多穷,住得多远,也有很多人为了他们能接受教育、改善生活而努力。

当他问道“什么是改变生活的最佳方式”时,几乎每一个学生都会爽快地回答“教育”。

如今,Mike已经将捐车计划的数量增加到了10万辆,希望能让缅甸的贫困学生骑着小小的自行车获得更便利的教育,开启另一种人生。

起初,共享单车是为城市生活的人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而生,谁知一场厮杀后大多成为了城市无处安放的垃圾。

如今,因为Mike的一个善念,一场名为Lesswalk的运动,过剩的共享单车得以翻山越海,跨越国别,解决了千里之外缅甸贫困学生上学路上最难走的几公里,也实现了另一种共享。

缅甸新闻网实习编辑 成锦鸿 综合整理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